這位壞人在被大家強力譴責後,發表了一篇毫無悔意的新聞稿

台北市議員李文英聲明稿  2007/12/13

一、很高興有這麼多人來表達對台北市立美術館「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」展覽的關心,本人覺得很感動,大家都願意表達自主意見,實在是可喜的現象,我要向所有的人表示最深的謝意。

矯情

二、我再次聲明,我從來沒有反對動漫畫,我也跟大家一樣很喜歡動漫畫,而且還收藏了一整套日本宮崎駿的動漫畫系列。

收藏一整套就叫做沒反對動漫畫,這是什麼邏輯?你的行為十足歧視動漫畫,這藉口虧你掰得出來。

三、長期以來我都非常支持與關心台北市立美術館,但是因為台北市立美術館的資源有限,依據台北市立美術館提供的資料,每一年申請展覽的藝術家多達80位以上,但能入圍展覽的只有5位。很多藝術家長期以來就詬病,台北市立美術館的黑箱作業,且常常以不夠水準的理由刷掉藝術家的作品。但這次卻是美術館主動策展,花費人民納稅錢770萬邀請日本海洋堂來台展出,所以讓很多藝術家覺得不公平,到底藝術的標準何在!?

難道要美術館毫無標準的展出所有人的作品嗎?這樣我是不是也可以要求展覽我的作品,不給展就說你黑箱作業?

還有,你是專業的美術館人員嗎?你具有美術專業嗎?從新聞中,聽你所說的話就知道你毫無美學常識,沒有的話就請閉嘴不要做秀,讓專業的來處理,你只要監督有無不法情事就好,不要利用議員身分染指藝術領域。

另外一年只展覽五位,那平均一個人只展兩個月左右。你要一年展80個人,那才是浪費人民的納稅錢!不但展覽沒品質,光人事費用、宣傳文宣等雜支就要浪費多少?環保意識高漲的年代,居然還想反環保,真是服了你。若你真想一年展80個人,為何不推動立法,弄個線上美術館,這樣多省錢!這都沒想到,這次事件擺明就是作秀!

四、台北市立美術館成立目的,不僅是展覽,還肩負教育的功能,所以有很多中小學生、親子都會到市立美術館參觀教學。我在12月初接獲檢舉,主要也是針對「情色區」有10尊露兩點、姿態猥褻的少女娃娃,家長希望不要在具有教育功能的台北市立美術館裡展出,或者是分級展出。我本著民意代表的職責,來反映家長的意見,有錯嗎?

從來就沒有開放的區域,是哪位看到的?哪位檢舉的?當天還是你硬闖進去的吧?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我接獲檢舉,帶人硬闖你的服務處廁所,說裡面有人露第三點?還是說我可以檢舉故宮的巴洛克展,因為裡面有露兩點的畫作,不適合具有教育功能的博物館裡展出?

反映家長意見沒有錯?但你的錯不是這個,你的錯是利用議員身分干涉藝術、不尊重專業、沒做功課,不要學阿扁模糊焦點,難道模糊焦點、推卸責任是民進黨必備技能?入黨必學?


五、其實台北市還有「當代藝術館」可以展覽,所以並不是反對這次海洋堂的展出,而是應該選擇其他較適合場所展出。本人再次提出聲明,我們從未打壓動漫文化,也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,更希望台灣的動漫文化能蓬勃發展。

這不是打壓是什麼?你的態度擺明說這不是藝術,我看到那邊展你也會帶人鬧場吧?而且利用議員的職權意圖干涉藝術領域再明顯不過了,老實的承認錯誤會比較好,大家也就不會反彈了!


六、現在年輕女性花大筆錢隆乳、整形、瘦身,就是受到這種錯誤的價值觀誤導,花錢又傷身。我接獲很多年輕女性相關的陳情案件,都是隆乳、整形、瘦身出了問題。本人長期從事婦女運動,關心女性權益,實在不願意眼睜睜看到女性的身體一再被物化、被商品化。

干這展覽啥事?要做秀也要找個好藉口,這藉口不及格!

七、從政以來我ㄧ向是清廉自持,全心投入、專業認真,如果有人表示不投票給我,我要鄭重告訴你,那是你的損失!但我也尊重你。
清不清廉我不知道。
專業?有很大的疑問?連自己是不是具有美術專業都不曉得的人何來專業?
認真?我也不清楚是哪方面在認真?要是真認真的話,就該去想想這個檢舉是不是有問題?美術館一年只展五個人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?是擴建美術館?還是通通有獎弄個線上美術館?你不知道這幾年台灣的數位典藏成果還不錯嗎?你要是專業、認真為何不會想到呢?

如果很多人說不投票給你,我要鄭重告訴你,那是你的損失,但我也尊重你不願道歉的勇氣。

關鍵字:李文英   北美館  台北市立美術館  議員硬闖事件  政治干擾藝術  海洋堂海洋與御宅族文化展  扭曲  議員作秀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EMC 的頭像
FEMC

讓心流浪去~

F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東東
  • 當一個物件被放入美術館,就等於這個美術館體制給予這個物件藝術價值,因此單純從物件本身的外表去批評,只顯示出批評者對美術館與物件的不尊重。可惜的是,議員就是單憑物件外表和美術館的紀錄來檢舉。

    其實這次事件我對北美館還是有點意見,當時若跟議員說明『情色區』因協辦單位的建議而暫緩開放,相信這個展覽應該不會被扭曲成這樣,用版權這個理由真的是怪到不行。
  • 這理由是怪了點,不過這也沒辦法,一個小公務員,面對上場做秀找碴的議員,不嚇死也很難。起碼他還給了個理由,而不是吱吱唔唔地說些不知所以然的東西。

    FEMC 於 2007/12/17 08:39 回覆